意大利赌场

首页 >  四川省

对华贸易战,给自己挖陷阱

发表于:2019-09-24


对华贸易战,给自己挖陷阱

     提倡“美国优先”的美国日益成为G20中的“孤家寡人”,与其他的19个经济体显得格格不入。
  在经济全球化深入发展的今天,资源全球配置、产业链深度互嵌早已成为一种趋势,这也是国际贸易体系高效运行的基石。而美国政府却在“美国优先”的指导思想下,不仅挑起对华经贸摩擦,而且对不少经济体实施程度不一的保护主义措施。
  中国宏观经济研究院经济研究所所长孙学工认为:“美国四面出击必然四面楚歌,乱打贸易战将引发各国不得已的反制反击,将导致全球经贸秩序紊乱和全球经济下行。”
  正如世人所见,美国大范围挑起贸易摩擦,导致经几十年努力得来的关税减让成果得而复失,全球贸易壁垒明显升高。
  美方挑起的贸易摩擦已经严重扰乱了国际经贸秩序,破坏了全球产业链、供应链、价值链,严重阻碍了世界经济的增长。美国阻挡经济全球化的行为,损人不利己,一意孤行下去,注定是一个“多输”的局面。


        意味深长的“反转”

  美国政府一年多来反复无常地“做戏”——明明自己就是全球网络监听的“黑老大”,却四处扮演无辜者,不断诬称别国对自己形成网络安全威胁;明明是自己利用科技金融等种种优势,在全球化进程中占尽好处,却满世界扮演“吃亏者”;一边在各种场合高调宣称自己是“自由贸易者”,一边却把关税当武器,频施贸易霸凌措施;嘴上高喊“公平竞争”,但当别国高科技迅速发展时,却毫不犹豫采取政治手腕、动用国家机器进行无理打压。美国的目的只有一个:遏制中国的发展。
  美国一些人以为将华为等企业列入“实体清单”,就可以打压中国高科技企业的发展,然而目前华为已经接连拿下英国、西班牙、俄罗斯的5G订单,实现订单数量已达46个,这比先前宣布的40个5G订单还要多。
  美国一些人以为通过极限施压就能逼迫中国妥协,然而,在重大原则上中国决不让步。美方孤立中国的企图反过来孤立了自己,对中国的极限施压不仅引起中国人民的极大反感,也引发美国国内的强烈反弹。最近,包括美国最大超市沃尔玛在内的逾600家公司联名致信美国政府,认为加征关税将打击美国企业和消费者,要求尽快解决中美经贸争端。
  近一段时间,美国西方主流媒体纷纷刊文,批评美国政府滥用关税“大棒”,升级贸易摩擦。美国政府的行为不仅违反世界贸易组织规则,更削弱了以规则为基础的贸易秩序。
  专栏作家托马斯·弗里德曼对美国政府利用关税向中国施压表示担忧。弗里德曼认为,贸易上的针锋相对,有可能“动摇全球化的基础”,而“全球化自上世纪两次世界大战之后,对全球繁荣和相对和平做出了巨大贡献”。
  英国杂志于6月初在一篇文章中指出,美国政府重新定义了经济民族主义的运作方式,利用其作为全球经济神经中枢的角色阻止商品、数据、思想和资金跨境自由流动,这可能会引发一场危机。
  2019年初,由前法国阿尔斯通公司高管弗雷德里克·皮耶鲁齐和一名法国记者合著一书在法国出版,引起全世界的巨大反响。该书以皮耶鲁齐的亲身经历揭露美国政府打击美国企业竞争对手的内幕。看到最近有关华为的新闻,皮耶鲁齐说:“美国又在玩他们的老把戏。”
  “美国陷阱,就是美国利用其法律作为经济战的武器,削弱其竞争对手的一种不正当手段。”皮耶鲁齐说,“任何人都无法忽视美国将法律作为经济战争武器的事实。所有国家都应团结起来,抵制美国的单边主义。”






  当今全球贸易格局出现了一些重要变化。全球货物贸易中70%以上是中间品,形成了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谁都离不开谁的格局;跨国公司的竞争不再仅仅依靠资本和技术的力量,而是表现在对产业链标准、供应链纽带和价值链枢纽的控制。
  美国逆全球化将使全球包括美国自身的生产者和消费者都受损。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最新研究指出,美国向中国输美商品加征高关税,造成的成本几乎全部由美国进口商承担。美国企业和民众已经意识到这种行为的不合适,要求美国政府停止加征关税的声音此起彼伏。
  中国宏观经济研究院市场与价格研究所所长臧跃茹认为,美国挑起对华经贸摩擦严重挫伤了全球实体经济市场信心。从全球各国市场投资者信心看,受市场波动加剧影响,市场恐慌不时出现,投资者悲观情绪加剧。从贸易投资市场跨境活跃度看,国际贸易增速大幅下滑,国际投资呈现萎靡态势。美国挑起对华经贸摩擦加剧全球大宗商品和金融市场波动,可能诱发局部或全局性的系统性市场风险。从主要国家金融市场看,美国的关税政策加大金融市场波动,市场风险明显加剧。
  中国宏观经济研究院对外经济研究所所长叶辅靖认为,美国单边主义的逆全球化行径已经给世界带来了极大损害,扰乱了国际经贸秩序,破坏了世界经济稳定,严重干扰了全球产业链、供应链、价值链,削弱了市场信心,给经济全球化趋势造成了重大威胁。美国的“损人”行为不仅不“利己”,而且会瓦解美国得以强大的全球人才、美元霸权、盟友体系和国际治理体系上的根基。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理事长韩永文表示,美国实现制造业回流的企图无法实现。美国在一般消费品制造方面不具有比较优势,美国储蓄率低,且劳动力价格昂贵,加征关税将进一步提高劳动力价格,让制造业回流面临两种困境,一是劳动力成本过高,二是需要花费大量成本培训劳动力,从而推高企业的运营成本。制度优势、劳动力成本优势和基础设施优势,将使中国继续在世界经济分工中发挥重要作用。
  过去10—20年间,中国形成强大的配套能力,使得中国制造业在2012年以后在产值和增加值上双双超越美国,终结了美国100多年来的制造第一大国历史,成为世界第一制造大国,并建成了世界上最完备的工业体系。
  中国不仅紧追“第二次工业化浪潮”,更是紧紧把握住“第三次知识化、信息化浪潮”的重大机遇,实现了从模仿跟随到赶超引领的跨越式发展。美国人雷小山中指出,中国已经从山寨阶段进入为中国创新阶段,未来将迈向为全球创新阶段,实际上个别行业已经开启了这个历程。
  阿根廷记者豪尔赫·卡斯特罗指出,过去15年来,中国新增企业2140万家,其中15%为高科技初创企业,目前中国的企业实体超过1亿家,而在1978年邓小平开始改革开放进程之时这个数字还是49万。新企业如雨后春笋般大规模涌现,展示了过去40年在中国出现非同寻常的“创造性破坏”过程。这个过程通过创造新产品、服务、市场和创新,实现了资本的转移以及从低生产率产业向高生产率产业的转换。
  中国“创造性破坏”进程的最大特点是发展迅速。数字经济规模已占中国GDP的34.5%,并以每年18%的速度增长。在民众创新的推动下,中国正变成高科技的巨大实验室。这让中国在过去5年时间中变成了另一个时代超级大国,它的全球第二大经济体身份与之相比也有所逊色。因此中国现在与美国争夺世界权力,世界权力即是新工业革命高科技统治权的同义词,而人工智能技术又是此中的关键。中国已经从质量上而非数量上变成了超级大国。
 
{{wanzhanqun_analysis}} {{website_analysis}} {{website_copyright }}